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赌博网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赌博网

赌博网:锤杀双亲的13岁少年:曾埋怨母亲不该生下自己

时间:2019/1/5 15:54:53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13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2018年的最后一天,13岁的罗强杀死了自己的父母,凶器是父亲用来养家糊口的那把木工锤子。  在湖南省衡南县三塘镇,这并不是一个完满的家庭,母亲谭丽丽和大女儿智力上都有缺陷,父亲罗学勇把罗强奉为掌上明珠,他尽可能给儿子创造更好的经济和教育条件。但这种宠爱换来的是罗强的顽劣,他...
  2018年的最后一天,13岁的罗强杀死了自己的父母,凶器是父亲用来养家糊口的那把木工锤子。

  在湖南省衡南县三塘镇,这并不是一个完满的家庭,母亲谭丽丽和大女儿智力上都有缺陷,父亲罗学勇把罗强奉为掌上明珠,他尽可能给儿子创造更好的经济和教育条件。但这种宠爱换来的是罗强的顽劣,他爱玩游戏,出手阔绰,还花钱请高年级学生帮忙打架。

  罗强似乎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家庭真实的一面,他在作文里曾虚构了母亲的工作,以及和父亲的感情。现实中,罗强常和父亲发生争执,甚至动手。他曾向同学抱怨,母亲不该把他生在人世。

  在杀死父母后,罗强逃往了他作文中虚构出的美好的故乡云南,并在那里被警方抓获。

▷凶案发生地点▷凶案发生地点
  锤杀父母

  衡南县西面的学塘村,从罗强家的二层小楼出来,抬眼能看见青山、菜地和池塘。屋子里停着两具棺木,里面躺着的,是罗强45岁的母亲谭丽丽和51岁的父亲罗学勇。

  12月31日18时40分许,13岁的罗强用锤子先后将母亲和父亲锤伤后,逃离家中。罗学勇和谭丽丽最终伤势过重死亡。

  在这个四口之家,母亲谭丽丽患有“先天性智力缺陷”,20多岁的女儿罗雨杨也有同样的疾病。事发后,罗雨杨穿着黄色的棉衣,站在屋外,目光呆滞,很难用清晰的逻辑讲述弟弟杀人逃跑的经过。

  按照罗强大伯的说法,罗强杀人后,罗雨杨跑去了大伯家,言语不清的比划着“出事了”。大伯赶到弟弟家中,看到弟弟和弟媳头上都流着血,谭丽丽瘫坐在里屋已经失去意识,罗学勇则头朝窗,斜躺在外屋的水泥地上。

  大伯称,他从罗雨杨那里了解到,罗学勇遭到儿子锤击倒地后尚有意识,曾催促女儿赶紧向人求助。大伯确认情况后,让家属报了警。

  罗强杀人的凶器,是一个握把长约20厘米的羊角锤,这是父亲罗学勇生前做木匠活的工具。

 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学塘村的村干部称,警方在距离案发地三百多米的地方发现了罗家的一辆电动车,在电动车的座底箱里找到了作案工具羊角锤。罗家亲属称,此前,罗强从镇上中学放假时,罗学勇会骑着这辆车接儿子回来,返校时再将他送到国道附近。

  关于事发当天罗强的行凶动机,据媒体报道,罗强大伯得知出事后,询问侄女是不是要钱打游戏没给?侄女回应他“钱!游戏!“。

  31日晚,三塘镇振兴南路上的网吧遭遇了警方的搜查,一家临街的网吧老板拿出一份《协查通报》,时间为案发当晚7点26分,罗强身穿浅绿外套出现在三塘镇一间名为“黄金岭”的网吧。

  事发后,这家网吧已被停业整顿。网吧老板称,罗强偶尔会来这里,当天晚上监控显示他曾在网吧柜台买过东西,“没有待太久就离开了。”

  《协查通报》上还附了一张罗强的近照,这个身高163cm的初中男生,穿着灰色帽衫,神情木然。

▷学塘村里罗家的二层小楼▷学塘村里罗家的二层小楼
  被宠爱的儿子

  村里人提到罗学勇时,大都说他老实、勤劳、爱儿子。

  小学文化的罗学勇一直在做木工活,平时在三塘镇周边打临工。他的工友介绍,木工收入这几年提高了不少,每天能赚300元。但这却是个辛苦活儿,有村民称,罗学勇常常早出晚归,“夏天早上五点不到就起来,晚上有时九、十点钟才回来”。

  即便挣得是辛苦钱,在朋友缺钱时,罗学勇还是很慷慨。该工友回忆,自己家当初在镇上买房装修时需要用钱,因为知道罗家的经济状况不宽裕并没有开口,结果罗学勇骑着摩托车从乡下赶到镇上,主动借了几万块钱给他。

  罗学勇的工资,主要用来负担一家四口人的生活。妻子谭丽丽没有工作,平时在家照顾孩子和做家务。罗家盖了一幢二层楼,但屋内没有任何装修,一台老旧的电视机和旧冰箱是仅有的电器。

  最麻烦的还是母女二人的精神状况,据罗强的大伯称,谭丽丽虽然有智力残疾,但有基本的自理能力,买菜做饭没有问题,还能照看家里的几亩地。罗雨杨遗传了母亲的智力缺陷,家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罗雨杨只上过幼儿园,几年前曾出嫁,但没过多久便被退婚。

  也正因此,智力健全的罗强在出生后,得到了父亲更多的宠爱,被寄予了更高的期望。

  罗强的小学同学小卷称,罗强和大家一样从四年级开始住宿,但到了六年级就没住宿了,“他爸爸每天来接他回家”。罗强在大山中学初一时的班主任费老师说,罗学勇曾给罗强买过一台大屏学习机,被他带来学校。不过,这台学习机更多被罗强用来偷着打游戏。

  大山中学一个年级有两个班,总共90多人。升到中学后,小卷记得,初一上学期,罗强的成绩还不错,期中考试差一点就进了年级前三十。到了下学期,罗强成绩开始下滑。另一名当时的同学说,那时罗强的成绩已经到了年级80多名。小卷还发现,罗强交了不少“新朋友”,并且开始抽烟。

  在中学,罗强开始游戏,他会在周末跑到附近的商家,蹭无线网打游戏,“玩的是绝地求生,但还是知道适可而止的”,小卷说。

  罗学勇给儿子的零花钱不少,但很多人都听说,罗强还从父亲那里偷钱。小卷说,小学时罗强曾经喊上别人去自己家里偷钱,为此父亲罗学勇把钱藏在蜂窝煤里。因为儿子偷钱的事,罗学勇来过学校多次。

  手里的钱多了,罗强出手阔绰。很多同学都见过他买玩具、买手机,并经常“摆阔”,请人吃饭,“把钱一块一块的放在同学的桌子上”。据费老师称,罗强甚至曾花30块钱找高年级学生打了隔壁班的同学,理由是这个同学“抢了”自己朋友喜欢的女生。

  罗强曾在作文里总结过自己的性格:我比较急躁、冲动,因此有同学不小心撞了我,我就是用拳头来解决问题。

  去年9月,升到初二后,罗勇从大山中学转到镇上的华星学校,这是一所刚建成不久的民办学校,学费每学期有七八千元,几乎是大山中学的10倍。

  罗强在这里的班主任腾老师说,转学后,能看到罗强成绩上的进步:从入学考试的排名倒数,到最近几次考试排名跻身 “中下游”,罗学勇知道后,也很开心。

  按照腾老师和多位同学的说法,在成绩回升的同时,罗强依然会去上网、玩游戏,只是没到上瘾的程度。并且同样对新同学出手大方,总会请客吃东西。

▷案发后罗强出现过的网吧▷案发后罗强出现过的网吧
  虚构的幸福

  2018年10月17日,腾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题目——“请联系实际说说你的母亲对你的影响有哪些?”

  “我的母亲是外地的,说话有乡音,但在小区邻居面前很亲切,在邻居眼里很贤惠,在家中是个好妈妈,好妻子,我妈妈让我心变得坚强了,也让我在邻居眼中也成为一个好孩子。”

  这是罗强在作文中给出的答案,与真实情况大相径庭。

  谭丽丽来自郴州市安仁县,与衡南县相邻。罗学勇的工友及其亲属称,两人当初是经介绍结婚。小卷曾去过罗强家,看到他洗完脚之后,指使母亲谭丽丽给他拿拖鞋。罗强的大伯说,罗强曾因为“饭菜做的不好吃”等原因打过谭丽丽。

  华星学校的同学小力说,罗强在聊到母亲时,会流露出伤心和自卑的情绪,“他憎恨这个家庭,埋怨母亲不该把他生在人世”。罗强曾告诉班里同学,自己父母已经离婚了,他为母亲虚构了一份职业,说是在外地做工程师。

  在2018年12月25日另一份作业中,罗强对父亲罗学勇的描述同样充满理想色彩:“我的父亲是一位朴实的工人,他和普通的工人一样手上长满厚厚的茧,脸上布满许多的皱纹,话说比较和蔼,每次回来他并不是问我学习而是生活过的好不好,其次再是成绩,我父亲他对别人和对我没啥区别,别人对他很尊重,当每次去和爸爸买菜时认识的人都会亲切的来一句问候,我为此感到很骄傲。”

  而实际上,罗强跟父亲之间因偷钱等原因,时常产生矛盾甚至动手。小卷回忆,“有一次他爸打他,他把他爸衣服撕破了”。而小力记得,事发前一个月罗强说过,自己因为回家晚了跟爸爸起了冲突,动手打了人。

  在罗强一篇初一的作文中,还出现过对“远方家人”的向往。罗强写到,他和父亲在春节前坐高铁去了云南老家,父亲给了他一个大红包,送他去了“五庙村”,见到了依然健壮、轻巧的外婆。

  然而在现实中,这趟温馨的探亲之旅并不存在,据亲属称,罗强的外婆已经去世,而父亲罗学勇和母亲谭丽丽的老家,跟云南更是没有关系。

▷罗强课本上写着”愤怒”二字▷罗强课本上写着”愤怒”二字
  少年的愤怒

  罗强的聊天网名叫“请问钱”,最近的一条状态发布于2018年11月24日,他拍了三张华星学校的照片,并感叹“学校太无聊了”。

  在他的网络空间里,与游戏相关的状态仅有三条,更多的则是对兄弟和爱情的感慨。他在去年11月17日发布了一条状态:我们最基本要保护好以下四点:1。脚下的土地。2。远方的家人。3。怀中的女人。4。身边的兄弟。

  罗强空间的个性标签里,出现了一个女生的名字。他也曾在课本上写过这个女生和另外一个男生的名字,旁边又写上了“重色轻友”。同学小卷说,罗强和这个男生同时喜欢上这名女生,罗强后来花钱雇人打了这个男生。

  罗强曾在八年级上册的语文课本上,用黑笔一上一下写了“怒”、“愤”两个字。

  2018年12月28日下午,华星学校的元旦假期开始。那天罗强告诉父亲,自己打算放学后玩一会再回家,但罗学勇等了一整晚儿子都没回来。

  29日晚上10点多,罗学勇和腾老师在镇上同学家里找到了罗强,罗学勇带儿子回到家时已是凌晨。不过,父亲很快发现,此前罗强找他要的1000元学费预付款并未交给学校,而且被他花掉了800元。

//s3.pfp.sina.net/ea/ad/4/14/dee18e130fe3efd4c7ca765e4696c4d3.jpg
  杀人后,罗强用父亲的身份证购买了火车票,经过十多个小时车程,抵达云南大理。离开前,他曾给同学发消息说:“我犯事儿了,要出趟远门”。

  1月2日下午,华星学校的学生已经返校上课,而罗强在大理被警方抓捕归案。 

  根据我国《刑法》相关规定,对于未满14周岁的犯罪者,不予刑事处罚,可责令其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;在必要的时候,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。

  在一个多月前,湖南另一名12岁男生也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,持刀将母亲杀死。事后,吴某被送往长沙一家机构接受管束教育。据媒体报道,衡南当地政府对于罗强后续的安排,也准备参照这一做法。

  1月4日,罗强的父母即将下葬。面对记者,大伯说,他恨死罗强了,但还是希望他能回来送父母最后一程。“毕竟,他还是罗家的血脉啊!”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赌博网)